陽子

头像id=50579716

【双黑】瞬间

*画家宰×诗人中也
*全程痴汉眼睛
*关于艺术家的看法只是多种观点中的一种,不代表所有观点,只是片面的观点
*好久没写同人文但超喜欢双黑于是复健了但用了类似倒叙这样的手法可能还是有些混乱,希望可以给我点意见
*感觉没什么感情戏,超我流


破旧的房屋在倾盆大雨中发出不堪重负的喑哑声,房屋内橙色的灯光昏暗,带出一丝丝暧昧的氛围。
中原中也靠在破洞的皮质沙发上,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时不时的抿一口,仿佛参加上流人士举办的舞会一般。
太宰治看看他,看着中原中也的蓝眼睛,画笔停在空中,思考着什么颜色才能让他满意。停顿片刻,又眼神下移,来到脖颈的颈环上。黑色的颈环牢牢的套在中原中也的脖颈上,却愈发显出他的不羁。继续向下,无论是被橙色上衣包住的上身,亦或是穿着皮裤的那双腿,都让太宰治觉得,只要中原中也就定格在这个瞬间,时间就停止在他做他模特的这一瞬间,中原中也美的胜过一切。
那是无法表达的,一个画家内心无法除去的对美的欣赏与陶醉。


他们第一次合作是在两人都走投无路的情况下。
人心浮躁,现代的大都市,忙碌于工作中,并没有几个人有条件有心思细细读一本诗集。所以即便中原中也写的如何如何的好,销量不上不下,也就是温饱水平。然而他喜欢收集美酒。自然存款就以堪比火箭爆炸后碎片往下掉的速度没了。为了生计,为了美酒,他不得不写一些可以给小年轻们直接抄去写情书的诗,也会写点理想化的被说激励人心的短篇小说一类的,灵感来源于他自己喝酒喝醉后的白日梦。
艺术家们其实都是疯子,伴随着才能而来的通常都是疯狂。这种艺术细胞不断在艺术家的体内生殖繁衍,让他们学会发现美,把光明和黑暗表现出来。太宰治天生生得一副好相貌,每每引得美女们上前搭讪,照理说无论是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还是现实中的女子们,都应该更深的把这种美,这种人对美的追求表现出来,可太宰治最会做的事情是利用自己的美来蹭酒赊账,喝的醉醺醺的在美人怀里度过一晚,第二天又是那个脸上一直带着勾人心魄的笑的太宰治,画些三流漫画维持生计。他发自内心的觉得这世界没有什么美可以让他拼了命的去画出来,一直带着笑却又觉得没什么值得开心的,说白了就是个保护层外加刷个脸给个笑,实在厌烦透了就去清爽的自杀,可惜哪次都没死成。但那种窒息感带着令他畅快的解放感,痛感与快感混合,仿佛毒药一样,让他上瘾。
就这样,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合作了一本书。中原中也执笔,太宰治插画。


合作的过程可以说是非常不愉快。太宰治天天往胳膊上缠着一圈又一圈的绷带,熟了之后有事没事就嘲讽一下中原中也的帽子真丑,说他是漆黑的小矮人,把中原中也气的直跳脚,每次一见面俩人就吵得不可开交,太宰治说你这首诗写得就跟被捣碎的土豆一样烂,中原中也回他一句你这插画画的跟被冬天的寒风刮了一样。临近截稿日的时候太宰治又开始犯自杀狂热症,今天去跳河,明天吃安眠药,后天上吊,一天一个死法,弄的中原中也恨不得把他一刀捅死一了百了,偏偏太宰治还添油加醋说那我肯定要还击呀,可我只愿跟美女殉情,中也你就别想了,然后两个人就又打了起来,还撕了几张已经完成的稿件,于是离完稿更遥遥无期了。好不容易把这本书弄完了出书了拿到稿费了,中原中也想着终于能不跟自杀狂魔说话了,结果出乎意料的是那本书销量疯涨,出版社看见商机,就给他们安排了第二次合作。中原中也只觉得自己胃疼。和那个绷带浪费装置交流比凌迟他还痛苦。但想想新款的帽子,中原中也咬咬牙,还是跟太宰治继续合作了下去。


距离第一次合作的五年后,他们结束了他们的第三次合作,巧的是拿到稿费之后的那一晚,两个人在同一个酒吧口碰面了。认识了这么长时间了,两人对对方的熟悉程度和厌恶程度一个劲的往上飙,但里边又好像夹杂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什么,细小到谁都没有察觉。
中原中也切了一声,率先走进酒吧,太宰治也依旧扬着那副说不出虚情还是真心的笑跟着进去了。他们挨着坐着,一杯一杯的酒不断下肚,但谁都没有先开口。
夜色越来越深,比起墨蓝更像是浓重的黑的天空中没有星星,道路上冷冷清清,连个人影都看不到,像是座寂静的坟地。每一件房屋都是一个坟墓,也许有某两个兄弟被放错了坟,也许有谁替谁死掉了。
我要走了。太宰治开口。
不画画了?中原中也没什么波动,仿佛早就知道了一样。
不画了。太宰治还是笑着,笑的像个美好的梦。
中原中也终于在这一刻察觉到了那细小的什么。太宰治早该厌倦这份工作的。他是个很难描述的人,没人能参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你看见的总是他想让你看见的。太宰治太自由了,自由的这世上没有一处能让他长时间驻足。他又太深情了,以致于深情变成了绝情。中原中也则不同,他干这一行说不上喜欢但也说不上讨厌,写点糊弄别人的诗为了过活,但照样也会坚持着写点自己想写的诗,无论是现实主义还是浪漫主义,情诗还是读了让人浑身不舒服的诗,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可他们又是那么的相像,对这种日子感到厌恶,靠别人的价值观求得施舍。
如今太宰治终于说出来了。他本就不是爱画画的,他其实只是想随手涂涂抹抹,兴许明天的自杀方法就出来了。
中原中也没有回应太宰治,他本以为到这里对话也好合作也好都结束了,可太宰治却放下酒杯,似是醉了一般脸颊微红,勾人的狠。
最后跟我合作一次吧,中也。做一次我的模特吧,当作是鉴别礼好了。
中原中也想着反正无聊,答不答应的区别就是喝酒的地方不同罢了。
好啊,如果把我画的像你的恶俗漫画一样我就把你丢去沙漠,让你尝试尝试新的死法。中原中也扔下酒杯,压压帽子,露出了那种带着挑衅的笑。
那一左一右两只蓝色眼睛,在太宰治眼里却硬生生的看着像是黑白无常来到将死之人身边,摄人魂魄。
也许在那一刻他想拿出美工刀,把那双蓝眼睛挖出来。


他们离开酒吧,中原中也去了太宰治的那间破屋,路上还下了雨。
幸亏他说他家里有酒,中原中也坐在破沙发上,把帽子摘下惺惺得想。
中原中也抿一口高脚杯中的红酒,有些意外的发现这个老喝日本酒的人对红酒的挑选很合他的口味,于是渐渐放松下来,微微垂下眼帘,像只慵懒的猫。
太宰治刚蘸完颜料,一抬头就看见这一幕,眨了眨眼,又低下手,画笔在海蓝色的颜料中轻轻转动。
可他无论如何都找不到那种蓝。那种蓝比大海更深邃,比夜空更幽远,让他想起了欧洲中世纪小镇上清晨响起的悠扬的手风琴声,他仿佛闻见了迷迭香的气味。
这一瞬间的眼睛是他唯一不讨厌中原中也的地方,他想。他甚至爱那双蓝眼睛爱到病态的地步了。
那才是他真正的诗。太宰治落下笔,颜料晕染开来,在灯光下氲出一圈蓝光。
中原中也柔软的糖浆色的头发没有束起来,随便的搭在肩上。
太宰治实在没忍住,在画中中原中也的脚下画了一只糖浆色的猫。那只猫蜷缩着,陷入甜蜜的睡眠中。
太宰治停笔,将笔随意的扔在调色盘旁边,快步走到已经快要跟画中那只猫一样睡过去的中原中也旁边,抽出濒临倾倒的高脚杯,弯腰吻住了他。中原中也在太宰治抽出他高脚杯的那一刻就清醒了,可万万没想到他居然吻了上来。他反手就是一巴掌糊了上去,太宰治似乎早有防备,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
太宰治没有深入的吻,只是轻轻蹭了蹭他的嘴唇。像是撒娇一样。
中原中也看着太宰治,你干什么呢。
太宰治看着他的蓝眼睛,说我画完了。
那我就走了,中原中也抓起帽子,问都没问一下那幅画,推开太宰治起身就往门口走。
太宰治又牵住他,力道轻柔,却让人无法拒绝。今晚就留在这吧。
中原中也觉得一定是因为太宰治的声音跟平常太不一样了,仿佛他的绝情又变成了深情,所以他转过了头。
中原中也看着那双映出模糊自己的琥珀色眼睛,像是金子沉进了香槟酒里,透过它们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看到了宇宙初形成以来的亿万光年,无数的化石沉淀在一起才形成了这双琥珀色的眼睛。这一瞬间中原中也感受到自己被什么粘住了缠绕住了,被困在了什么东西里,只看得到周身的琥珀色。
好。中原中也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
把那幅画送给我吧。中原中也又说。
好。太宰治把中原中也的帽子拿走放到沙发上。
这一瞬间,这两双眼,胜过无数的情诗,胜过无数的名画。


END


*自我认为两个人合作并可以得到认可就存在一定程度的相互理解,建立于此的基础上中间没有细写
*但真实原因是我不知道怎么写(不


关于退役后的第一次生日。



*叶修中心向,没CP
*只是理想中的生日,估计没啥可能实现,只是想给叶神一个这样的生日
*有错误请指出
*对话多
*OOC
*Ready?
*Go!



第十赛季,兴欣冠军。叶修宣布退役。
第二年的五月二十九日。


“哥,帮忙出去买点东西吧。”
“哎哟,今天可是你哥我的生日啊,我又不要啥生日蛋糕,让我玩一天荣耀就成了。”
“…总之,这是清单。”
“清单底下这行'回来的时候请务必坐XX号地铁哟~'是什么意思?没必要去那么远的超市吧?”
“去、去就是了!哪来那么多话!回来给你玩荣耀!”
叶修看了看叶秋躲闪的眼神,心下一片了然,却也不拆穿,暗自期待起来了有什么惊喜在等着他。
下线,抓了一包烟塞进口袋。
“那我出门了——”



虽然是接近初夏的季节,可温度却高的像是在盛夏。
叶修深呼吸一次,叶修深呼吸两次,叶修深呼吸三次。
……也许是该锻炼锻炼了。
叼着一根烟,却也不点燃,挑着树阴底下走。
五月二十九日上午九点半。



坐公交车然后转地铁到了超市,看着超市里抢购鸡蛋的爷爷奶奶辈的老人们庆幸今天是工作日。
买了清单上的东西,为了凑整钱顺便拿了根牛奶味棒棒糖。
走到超市外边把烟抽掉然后含着棒棒糖往前走。路上遇到了个荣耀铁粉,是个逃了课的男孩。
给他签了名,然后把本还给他,不忍心去看自己写的跟'叶'字画风完全不同的'修'字,告诉他以后别逃课了。
得到他疯狂的点头后跟他道别。
再次庆幸今天是工作日。
回到地铁站,买了被指定了的地铁的票。
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四十分。



听见了逐渐接近的车在轨道上行驶的声音。
是自己要坐的这班。叶修扔掉棒棒糖的棍,等待停稳,上车。
…等待的人中只有他一个人上了这班车。
从身后的车厢中传来的断断续续的熟悉的声音。
叶修把视线从窗外移回来,转过身,向那节车厢走去。
列车开始行驶。
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点四十六分。



叶修推开门。里边瞬间一片寂静。
可这排场饶是叶修也有点发愣。
“你们不好好训练准备比赛来B市干啥?”叶修看着穿着蓝白相间的队服的一群人问道。
“我们这不是怕叶修你生日这天感到空虚吗!所以一起来给你庆祝生日了快感谢我们!”
”我有荣耀女神陪伴我就满足了。如果少天你能少说点垃圾话的话,我会很感谢你的。”
“……你说的话明明跟我一样多。”
“不跟你打岔了,着急回家呢,外边太热了。”
“那就进入正题吧。”一直没发话的喻文州说道。
“来,小卢把送给叶神的生日蛋糕拿出来吧。”
“哎哟,被喻心脏你叫做神,我觉得我深感荣幸。”
“那叶神你也叫队长一声喻神吧。”
“小卢阿,你可千万不要学你那两个前辈啊!”
叶修接过蛋糕,看起来万分心痛地说。
“叶神,给,刀叉。以及请务必在走到尽头之后再打开。”
“好的我知道了,亚历山大。”
“…前辈还是叫我郑轩吧。被叫亚历山大我很压力山大。”
“好了,叶修你快往前走吧!”
蓝雨的队员们拉着叶修到第二节车厢前。
“一会见吧!”
蓝雨的大小(?)队员们冲叶修挥挥手,看着他往前走了。



叶修虽然有点摸不着来龙去脉,心中的期待却更深了几分,快步走向下一节车厢。
“生日快乐,叶修。”
“这不是王大眼吗!虽然战队就在B市可还是离着挺远的吧?”
“蓝雨都来了,我们到这能算多远。”
“其他人也来了?”
“是啊,等着吓你一大跳呢。”
“…大眼你画风不对啊!”
“呵,这是你的生日蛋糕。”
“到了尽头再打开?”
“知道就好,去下一节车厢吧。”
叶修看着微微笑着的王杰希,觉得一股违和感扑面而来。
这不科学,居然这么平静的让我开了嘲讽。
叶修挠挠下巴,还是先往前走了。
然后看见了玻璃反射出来的正在从后面悄悄接近的刘小别、柳非和拉着高英杰往这边走的肖云。
“你们这隐蔽也太烂了,从窗户里看到了。”
柳非叹了口气,无奈道:“我就知道骗不过寿星,还想着啪一下子吓前辈一次呢。”
“…还真的是准备吓我一大跳啊。”
“没想到我的信誉度在你那那么低。”
“王杰希同志请务必让我帮你重新找回画风。”
王杰希笑了笑。
“你开心就好。”
“……”可怕!
王杰希也不开玩笑了,指了指前面。
“好了,不开玩笑了,往前面走吧。生日快乐,叶修。”
“说过的话就不用再说第二遍了,我记着呢。”
“前辈,生日快乐!”
“谢谢你们啊,那我往前走了。”
叶修朝他们挥挥手,转过身向前走。




“前辈,生日快乐!”
“邱非?你也来了?”
“师傅的生日我怎么能不来呢!”
叶修笑着拍了拍他的头。
然后于锋、邹远还有唐昊从他身后走了过来。
“蛋糕。”
叶修从别扭的唐昊手中接过蛋糕,看着他别扭的说了一句生日快乐。
年轻真好啊。
但是这样的生日也没有什么不好。
叶修看着后辈们,说了一句谢谢。
然后答应了邱非说之后希望再一次得到指点的要求,就被推到了下一节车厢前。
“再不快点时间就要来不及了。向前奔跑吧,前辈!”
叶修点点头,迈着比上一次更大的步子进入了下一节车厢。



“叶队,生日快乐。”
同一个句子被一男一女两个人同时说了出来。
“…这排场真真是有够大的,时钦和云秀也来了啊?还有啊,我现在也不是队长了。”
“叶神你还是别叫我时钦了,我有点起鸡皮疙瘩。”
“你这个称呼和反应…被小戴给荼毒了?”
“叶神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可是个女孩子能做什么啊?”
“就是就是,叶修你怎么能这么对小戴呢?小戴多可爱啊。以及请叫我女王大人。”
“…云秀你今天没吃药?”
“……”
“好了不闹了,来,给你生日蛋糕。”
“下一节可就是尽头了,这生日蛋糕怎么看也凑不起来啊?”
“前方只是列车的尽头而已。这条路还远着呢。”
“说的也是啊。”
“好了,赶紧往前吧。”
“嗯。”
叶修还真是万万没想到就连肖时钦和楚云秀都来了,原本觉得最后肯定是兴欣的念头也消失了。
毕竟这还不是这条路的尽头呢。



“叶修前辈,生日快乐。”
“虚空双鬼?”
叶修接过吴羽策递过来的蛋糕有点惊讶。
没想到自己的魅力连鬼都能吸引过来。(大雾
“其实为了庆祝叶神你的生日我还编了一段舞蹈,可是啊策死活不跳。”
“李轩你别用那种惋惜的眼神看着我。我不会自己把发动技能时的动作做出来的。”
“听起来不错啊。”
“那是,舞蹈名就叫双鬼拍阵。”
吴羽策在一旁青筋暴起。
“不过我也能理解啊策。”
“恩,我也能,毕竟是女号动作可能不太适合爷们吧。”
“是啊,真可惜。”
吴羽策举起手。
“下次我说服啊策了给叶神你跳啊!”
“成!”
一巴掌糊了下去。
“疼!…啊策你下手真重。不过刚才那动作挺标准的。”
“……滚。”
叶修看着虚空双鬼笑出声,然后拍了拍他们的肩。
“我就等着了啊,你们的舞蹈。不过列车快停了吧?”
“是,叶神你就下车就好了。然后就回家吧。”
“不是说这不是尽头?”
“生日的时候一定要和家人在一起吃顿饭啊。”
“好了,列车停了。前辈注意安全啊。”
“嗯,你们所有人也是啊。”
叶修下车,往地铁站出口走。
五月二十九日上午十一点整。



“黄少你有没有觉得叶前辈走路有点蹦跶?”
“…好像是有点。一定是被我们给感动了还不好意思说出来正用动作来表示对我们的喜悦之情。”
“黄少你最近去做古诗文鉴赏了吗?”
“…小卢啊,你就莫要再对自家的开嘲讽了。”
“嗯,我没有啊?”
“黄少,你家小卢是天然黑你没看出来?”
“楚云秀?你也来了啊。”
“来的人多着呢。还有,要叫我女王大人。”
“…什么鬼!”
“少天,给你水。”
“啊,谢谢队长。”
“我们差不多该去下一个地方了吧?”
“是啊,一起走?”
“王杰希!李轩!吴羽策!走走走!敢不敢跟我PK?”
“在路上能PK啥啊?”
“没说在路上,就PK叶修打开蛋糕之后最喜欢哪个战队的吧!”
“可以啊,不惧你!”
“雷霆微草和烟雨可都有妹子啊。”
“…走走走!”
一群人笑着,也往地铁站出口走。
不过一群人带着口罩和墨镜在高温下的大笑着行走,也是挺难看见的。



叶修走到公交车站,看见不远处来了辆标识灯灭掉了的公交车。
想着可能还有点时间,叶修掏出了根烟。
“真热啊…”
“上车。”
听见熟悉的非常有威严的声音,叶修默默的放弃了到了嘴边的烟。
一抬头,就是刚才那辆他看见的公交车。
“老韩,你把这辆车包了?”
“少废话,快上来。”
“好好。”
叶修上了车,然后摆出了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脸。
“恭喜霸图F4又团聚了啊,怎么,带孩子来B市旅游?”
宋奇英冷静的点点头:“前辈生日快乐。”
叶修再次接过一块生日蛋糕。
“…你们别冷场啊,虽然在这天气是挺凉快的。”
“那我给你束花吧。”
“张佳乐你现在的表情很诡异你知道吗?”
“不,我这是祝福你的表情。”
“骗鬼呢。”
“还有四分钟就十一点十分了。”
“时间观念还真是一如既往啊张副队,不过十一点十分咋了?”
“这辆车停的时间。”
“所以?”
“叶修。”
“老韩你别一脸严肃的看着我,我都觉得我犯错误了。”
“你会怕我?”
“当然不了。”
“我知道。生日快乐。”
“………艾玛刚才老韩你的表情软化了!我的荣幸啊!”
“…滚。”
“哎呀别这么说嘛,你说是吧老林。”
林敬言推推眼镜:“叶神。”
“干什么?”
“这是我私人送给你的礼物。”
“老林你个叛徒!说好的不私人送礼物呢!”
“乐乐你别说了我知道你羡慕我。”
“滚滚滚!乐乐那是你能叫的吗!”
叶修接过一个信封,拆开,发现是B市一家挺好吃的烤鸭店的代金券。
“哎哟,挺实用的,我喜欢。”
“那叶神看见方锐之后记得告诉他让他联系我。”
“………原来是这样!老林你这个人太污了!”
“呵呵。”
车停了。
“前辈再见,路上小心。”
“嗯,你们也是。再见。”
五月二十九日十一点十分。



“我回来了——”
“洗洗手吧,妈做了长寿面。”
五月二十九日十一点半。



叶修在餐桌上吸溜着面条,看着头发逐渐变白的父母,想着一定要好好报答他们。
“哥,生日快乐啊。”
“你也要送我块蛋糕?”
“…不。没打算送你。”
“这样就挺好。”
叶修低下头继续吃面。
五月二十九日十二点整。



“喂,叶修吗?”
“雪峰?”
“小队长,生日快乐啊。”
“谢了。我还以为你要给我寄块蛋糕过来呢。”
“你要想要的话我给你邮块。”
“快别了,还不够浪费的呢。”
“也是。”
“你怎么知道我家电话的?”
“你猜。”
“……”
“哈哈,挂电话吧,一会还有一个呢。”
“还有?好吧,拜拜。”
叶修放下电话,等了不到一分钟,第二个电话就来了。
“喂?寿星吗?”
“方士谦?”
“是我,打对了就好。叶修,生日快乐啊!”
“谢了,不过你们一个两个也不心疼心疼国际话费。”
“哎哟,我可没打算和你多说,赶紧收拾收拾吧,应该已经有人在楼下等着你了。”
“好,那拜拜了。”
“嗯,拜拜。”。
五月二十九日中午一点整。



叶修抱着比上午更大的期待,穿戴整齐,下了楼。
…真是辆豪华的汽车。
我真是错了,上午那排场都不算什么。
“小楼,这车…”
“大神生日快乐!我托别人帮我改造的,加长版奥迪怎么样!”
“挺复古,挺好。”土豪,大大的土豪啊。
“老叶。”
“老孙你也来了?”
“好歹我也是义斩的一员啊。上车,带你去下个目的地。”
叶修钻进车里。
“你们真的很闲?”
孙哲平看叶修抚摸着下巴,摆出一副深沉脸,赶紧把蛋糕递给他。
“给你拿好。哲学脸不太适合你。”
“不,我无论什么表情都驾驭的了。”
“我发现我真是越来越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围攻你的原因了。”
“呵呵。不过这大热天你们也不嫌热啊。”
“热,所以这不开着空调呢么。”
“……”
叶修若有所思。
为何所有战队都在送他一小块蛋糕?而且一个个口风还挺紧的。
“老叶你听歌吗?”
“成,有啥歌?”
“死亡金属。”
“……有没有缓和一点的?像是荣耀的BGM。”
楼冠宁来了个急刹车。
“抱歉啊…不过目的地到了。”
五月二十九日中午一点一刻。



叶修下了车,发现在他面前是一家挺普通的饭店。
“…我才刚吃了饭啊。”
叶修摸摸肚子,想着要不先走两圈再进去继续吃。
“咳咳。”
“冯主席?哎哟喂这可真是被吓了一大跳。”
“…叶修。”
“到。”
“进去吧,不要犹豫徘徊在这寂静而又炎热的柏油路上了!快进去寻找伙伴与对手吧!”
“…主席你确定这是柏油路?您真的不需要我帮您找个药店?”
“…你进去就行。”
叶修看着冯主席有点揪心的表情,还是关心了一下,没想到主席的表情痛苦更甚,于是闪进了饭店。
五月二十九日中午一点二十。



“叶前辈,这边。”
叶修转头,看见了有着联盟第一脸和第一波涛汹涌(大雾)的轮回战队。
“给!”
“新斗神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祝我生日快乐?”
“哼,你以为我会生气?我又不被过去束缚着。”
“那就好,创造出你们的未来吧。我在旁边围观。”
“前辈…”
“咋了小周?”
然后叶修就看见联盟第一脸露出一个迷倒众生的笑容。
可惜他没太看懂。
“叶前辈,小周的意思是下次他过生日想让你来给他庆祝一下。”
“当然成啊,没问题。”
“嗯。前辈生日快乐。”
“啊。小周你要加油啊。”
叶修看着新荣耀第一人点点头,心下生出来一丝丝怀念与期待。
未来啊,会比现在更耀眼吧。
“叶前辈!”
“杜明?”
“是我!请您收下这个礼物!”
“不用对我用敬语,咱们人人平等啊。”
叶修接过今天第二份以私人名义送给他的礼物,拆开一看,是另一家很好吃的B市的烤鸭店的代金券。
这都商量好的吧?
“想知道唐柔的电话号码?”
“…前辈料事如神啊!”
“看我心情。”
看着后辈突然垮下来的脸,叶修笑笑,决定跟唐柔说说这事。
五月二十九日中午一点半。



叶修顺着轮回的指示上了二楼。
安静的只剩下知了的声音。
叶修推开那扇画着君莫笑的Q版以及写着“进来这里”的门。
“生日快乐!”
丝带从天花板下飘下来。
“哎哟老板娘你过去点踩着我了!”
“老魏你别挤了我腰要扭了!”
“…哼。”
“嘛…别先吵起来啊…”
叶修看着混乱起来的场面,刚想说啥,冷不丁的被抱住了。
“沐橙?”
“叶修。”
“嗯。”
“生日快乐啊。”
“嗯。”
叶修拢了拢她的头发。
“啊,苏队快到本副队这边来!”
“方大大,林大大让你联系他呢。”
“老林?妥!”
“还有唐柔啊。”
“嗯?”
“多关照下轮回那个单恋的队员啊。”
“我?为什么?”
“就当做是实现我的生日愿望?”
“…别自己都不确定啊。”
“好啦好啦,先别闹了,给,叶修你的蛋糕。”
“这是最后一块了?”
“对。不过我们还得一起往上走。”
“好。”
叶修拎起蛋糕,与兴欣的所有人一起出了门。
五月二十九日中午一点四十五。



“是个天台啊…”
叶修站在天台上,感受着一阵阵微风吹来。
然后一群人站了起来。
“生日快乐!!!”
不同战队的。
不同声音的。
不同职业的。
所有人一起喊了出来。
叶修吸吸鼻子,发现自己今天感动了很多次。
“感谢前辈教我用战队法师的技能!”
“感谢叶修一直陪着我!”
“感谢叶修没有放弃。”
“感谢叶修成为了我的对手!”
“感谢叶修成为了我的队友!”
………
这大概是,所有年来,最激动、也最感动的一个生日了。
“感谢你们所有人,来给我庆祝生日!”
五月二十九日中午两点整。



叶修把下午拿到的蛋糕带回家,然后把它们和上午的一起拼起来。
拼成的蛋糕上面是君莫笑的Q版,不过脸是他自己的。
下面有冠军两个字。
不过因为每个战队的主色不同,所以用的颜色也不同,散人的特色倒是完全被发挥出来了。
叶修看着蛋糕,觉得好东西要大家一起分享才成。
先叫叶秋过来吃蛋糕,成功收获一双白眼加一副扭曲的表情。然后借了叶秋的手机,照了副照片。
于是心满意足的叶修端着有冠一字的小块蛋糕回了房间,打开电脑,上Q,打开职业选手群,上传图片。
“…真不敢相信这是我们做的。”
“…我也。”
“…你不是一个人。”
“不是一个人+1”
“不是一个人+2”
“不是一个人+3”
……
“你们都不是人。”
“孙翔居然利用了句子的歧义!”
“厉害啊!”
“滚!”
“我觉得你们大家都是灵魂画师。就算君莫笑花花绿绿的,也不能把尖顶帽变成方顶帽啊。”
“叶修你就凑合凑合吧,为了做那一小块,我差点被食堂大妈当场斩杀…”
“…我也。”
“…你不是一个人。”
“不是一个人+1”
“不是一个人+2”
“不是一个人+3”
……
“喂你们够了!”
叶修看着热闹的职业选手群,一口把剩下的蛋糕吃掉了。
味道不错。
再吃一块吧。叶修想着,站起身。
五月二十九日下午三点整。
窗外阳光明媚。



Fin。